当前位置: M88 » 银杏课堂 » 银杏文化 » 正文

又见银杏枝头黄

发布日期:2012-02-04  来源:明升mansion88  作者:M88  浏览次数:45

昨天经过小区,看到一位大婶在草地上捡拾着什么。这才惊觉满地铺金,银杏叶已经在初冬的寒风中打着旋儿扑向大地,风中的舞蹈妖娆而惊艳。大婶捡拾的是银杏叶,她说可以养胃降血压。疗效如何没有论证,但又一个秋去冬来,我实在不应该忽略了家门口这株银杏树的存在。

对于银杏,我自小就发自内心的喜欢。说是自小,其实是“自大”。小时候家乡也多树,但多是马桑黄荊之类低矮树种。见到银杏,已是读大学时候的事了。校园里两株银杏,根相错,叶相连,见证校园兴盛,偷听情侣缠绵。它们不离不弃,静静相对,千年活化石成为校园里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从此银杏让我每有见之目不能移。翠绿时,密密实实,相拥华盖,青春年少,活力四现;间黄时,叶脉纹络,纤发毕现,人到中年,成熟婉转;金灿时,光影相照,溢彩流金,枝头对望,难舍难分。你无需去哀婉叶的坠落,在年轮的交替中不断更新本身,才能一直充满着灵性。谁说这不是银杏叶完美的人生旅程呢?

曾经在冬日煦暖的阳光下,专程回母校去看银杏。那一排排高大伟岸的银杏树,像一位位饱经沧桑的慈祥老人,默默地注视着岁月变迁,静静地关注着人生冷暖。穿行在银杏树间,一点点斑驳陆离的光,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富丽堂皇的世界。置身树下层层叠叠的无边黄叶之中,想起李清照的两句诗:风韵雍容未甚都,尊前甘橘可为奴。谁怜流落江湖上,玉骨冰肌未肯枯。赋予银杏人的品格,只有易安居士才做得到这般似水柔情。

一棵树,一段跋涉的历史。我总会在树下冥思,任由时光静静流逝。望着那虬髯似的树冠,和那满树满地的金碧辉煌,感受一棵老树的呼吸与心跳。上班之余,三苏祠内距今600多年的“眉州第一树”成了我心灵的一个寄居地。据说,银杏是雌雄并存,三苏祠这两棵银杏却都是雄树。人们把这两棵树寓意着苏轼、苏辙两兄弟,称为“兄弟树”。在其东南角方向,有一株千年古榕,据传是苏洵所植,因而这三棵古树被人们称之为“父子树”。静立树前,思接千载,神游万里,身心澄澈。

而今年,又到了银杏飞黄季节,我竟然忘了它的存在。是每日的行色匆匆,还是思绪的倦怠慵懒?我反剩关电脑,出去捡几片金灿灿的叶,为书作签。